首页 >> 热点资讯 >>热点资讯 >> 改革开放是民营经济活力涌动的源泉
详细内容

改革开放是民营经济活力涌动的源泉

       改革开放40年,民营经济发展走过了不平凡的历程。

  1978年,我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当时,撒哈拉沙漠以南非洲国家人均GDP是490美元,我国人均GDP还不到其三分之一。

  从1978年到2018年,我国国内生产总值年均增长高达9.4%。2018年我国人均GDP已接近1万美元,40年涨了近60倍。

  如果说我国改革开放40年取得的经济发展成就是人类经济史上前所未有的奇迹,那么,中国民营经济的发展当属奇迹中的奇迹。

  1978年,我国国民经济组成中,全民所有制占80.8%,集体所有制占19.2%,城乡个体经济、私营企业、合资企业、外商企业都是零。

  截至2017年年底,我国民营企业数量为2726.3万家、个体工商户6579.3万户,对国家税收贡献率超过50%,对新增就业贡献率超过90%,成为推动增长、促进创新、改善民生等方面的主力军。

  我国民营经济从无到有、从弱到强,崛起神州,撬动世界。40年激流岁月,沧桑巨变,让亲历者无不心绪万千、感慨良多。

  有一位耄耋老人,从1952年以优秀成绩毕业分配到浙江省供销社工作开始,与商贸、市场、消费和法治、管理打了一辈子交道,对民营经济在我国探索市场化转型道路上发挥的积极作用和作出的历史贡献,有深刻的辩证认识和丰富的管理经验。这位长者,就是原国家工商局副局长、中国消费者协会会长曹天玷。

  曹天玷祖籍安徽绩溪旺川,在浙江工作了39年。旺川曹氏务实好学的家风和之江沿岸重商兴市的传统,对曹天玷注重实事求是研究经济问题有很深的影响。他先后在浙江省供销、外贸、商业、工商等部门工作,1984年从浙江省商业厅调任省工商局。由于熟悉市场管理,1990年国务院一纸调令,曹天玷赴国家工商局任职。

  1988年,曹天玷曾撰文《正确认识我国现阶段的私营经济》,提出“为什么1956年我国已完成了‘一化三改造’(实现工业化和对农业、手工业、资本主义工商业实行社会主义改造),现阶段还要允许私营经济存在并有一定程度的发展”“私营经济的存在和发展,究竟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会不会在竞争中对公有制经济发展造成威胁”“党和政府对私营经济应该采取什么方针政策为好,要不要鼓励和扶持”三个问题,并作了科学深入的分析。今天,这篇文章的观点和结论仍然具有前瞻性,真知灼见发人深省。

  40年回望,曹天玷认为我国改革开放取得巨大成功的经验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正确认识了中国的国情,我国的社会发展仍然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纠正了社会主义建设探索时期急于赶超、急于过渡的错误,在这个基础上制定了科学发展的路线和政策。

  正确选择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之路,摒弃了苏联模式的社会主义计划经济之路。商品市场化、市场规范化使我国经济活力大大提升,经济增长快速,发展质量提高,人们生活逐步富裕。

  (下转2版)

(上接1版)

  正确选择了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除了发展公有制经济之外,重新放开发展民营经济,走出这一步是解放思想的重要成果。现在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有能力为促进全球共同发展贡献更多力量。

  正确坚持了党对一切工作的统一领导。党在不同时期有步骤、有系统地自上而下又自下而上推进改革,是改革取得伟大成就的决定性因素。

  40年来,我国民营经济经历了1978年至1988年的萌芽和起步、1989年至1991年的受挫和恢复、1992年至2001年的调整和引导、2002年至2007年的促进和提升、2008年至2012年的冲击和成长、2013年至今的转型和腾飞六个不同阶段。在此期间,政府部门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制定了不同政策措施,留下鲜明的时代烙印。

  曹天玷回忆,改革开放初期,1981年时任国务院副总理万里主持出台允许农民进城务工的文件,改变过去“人心归田,五匠归队”的做法。这一下子激发了农民务工经商的动力和活力。以浙江义乌为例,当地农民祖祖辈辈有“鸡毛换糖”的经营本领,政策放开以后,农民进城贩运小商品呈井喷态势。

  1982年8月,义乌稠城镇整顿市场领导小组发出《关于加强义乌小百货市场管理的通告》,正式开放小商品市场。这是全国第一份明确认同农民商贩和专业市场合法化的政府文件。

  “义乌市场初期有‘四怕’,因为发展快、人多,所以交通部门怕堵、城建部门怕占道、公安部门怕乱、环卫部门怕垃圾多。怎么办?选一个地方圈起来建市场,免得‘晴天晒,雨天泥’,义乌第一代市场就是这样搞起来的。”曹天玷多次深入义乌,同当时的县委书记谢高华反复研究、比较,推出了受到商户热烈欢迎的有1800个摊位的第一代市场。此后,在这个基础上,义乌的市场规模开始越做越大,形成全球聚集效应。现在,每年到第六代、第七代义乌市场采购的外商有50多万人次,来自100多个国家和地区。从义乌发出的“中欧班列”,将成千上万种“中国制造”源源不断带往欧洲,走向世界。

  1992年,曹天玷和原商业部副部长何继海一起参加中央关于建立社会主义市场体系的一个调研组,为起草党的十四届三中全会决议提供素材。“市场配置资源起决定性作用还是基础性作用,这在当时是有争议的。我们认为还是要让市场起主导作用。实践证明,正确处理市场和政府的关系是改革的必然选择。”曹天玷说。

  1993年,原国家工商局发布《关于促进个体私营经济发展的若干意见》,从登记注册、市场准入、参股方式、业务扩展等方面提出相关措施以鼓励民营经济发展,逐步放开个体工商户的经营范围以及场所的限制。曹天玷总结当时市场监管遵循“三有原则”——放而有度、活而有序、管而有法;后来又提出“三度”——拓宽监督管理的广度、深化监督管理的深度、强化监督管理的力度,与现在强调的做好“放管服”内涵相近。

  此后,中央从清理和修订法律法规、放宽市场准入、享受同等待遇、鼓励做强做大等方面,陆续出台引导民营经济发展的政策措施。如2005年,国务院从加大财税金融支持、完善社会服务、维护合法权益、引导提高自身素质、改进监管体系、加强政策协调等方面制定了“36条”;2007年颁布实施《物权法》和《企业所得税法》,从平等保护公有财产和私有财产、平等对待内资企业和外资企业税负两个角度保障民营经济健康发展;2010年,国务院从拓宽民间投资领域、鼓励民间资本重组联合和参与国企改革、推动民营企业加强自主创新和转型等方面制定措施……

  40年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历史,也是我国市场环境不断改善、市场管理和服务措施不断调整的历史。与时俱进,比较、总结、提高、完善,坚持改革开放是民营经济活力涌动的源泉。“前不久习总书记在民营企业座谈会上的讲话再次强调‘两个毫不动摇’,表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是党中央的一贯方针,民营经济只会壮大,不会‘离场’,要乘势而上,走向更加广阔的舞台。”历史是照亮未来的镜子,曹天玷对民营经济的前景充满信心。

  谈到新形势下如何提升民营经济活跃度,曹天玷认为要做好以下几方面工作。一是在法律层面上,稳定对民营企业私有财产的保护。有些商业行为可审慎包容监管,暂时不清楚的可看一看,多调查分析,不匆忙下结论。二是国家在大的资源分配方面,可研究切出一块让民营经济参与,努力营造公平竞争环境。三是放开完善混合所有制,大胆去试,鼓励各地创新,允许私人资本控股经营。四是在不断实践中解决融资难、融资贵及民营企业社会负担重等问题,支持民营企业增强创新能力和核心竞争力。

  展望新时代,85岁高龄的曹天玷既有改革亲历者的思索,也有永葆创新者的希冀:新的市场监管部门继续积极发挥职能作用,推动民营经济高质量发展,必将承前启后书写新的华彩篇章。

  • 电话直呼

    • 0532-83105155
    • 15306487855
    • 在线客服 :
    • 在线客服 :
  • 欢迎添加毕圣微信客服

技术支持: 永信科技 | 管理登录